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

【遇見華萊士】


正在準備演化的教材,讀到我的偶像華萊士。

1823年1月8號出生的他,25歲時深入亞馬遜流域採集標本,雖然過程中遇到船難,蒐集的標本與筆記幾乎盡數全毀,也讓他沮喪地說出「再也不搭船出海」這樣的話,卻又在31歲時前往馬來群島展開長達8年的旅程(人真的不能鐵齒),蒐集了十幾萬件的各種鳥獸、昆蟲標本。

從大量的樣本與旅程中得到的訊息,「演化」的雛型在他的腦中漸漸浮現。1858年因為感染瘧疾而孤獨倒臥在溼熱的香料群島,卻突然想起馬爾薩斯的《人口論》,更進一步思考出和達爾文非常相似的理論。

相較於出身顯赫的達爾文,華萊士來自社會的中下階層,雖然更辛苦,卻也堅持走在自己想要的路上,過著把興趣當飯吃的日子,真的很不簡單;晚年的他把重心放在社會主義,追求社會正義、宣揚「人人機會平等」、支持女性參政的權利等活動(很多東西都不是理所當然出現的,想要改革就要努力行動呀),在當時的科學界算是個異類吧。

在墨爾本博物館的展場,隔一層玻璃看著百年前他親手採集的標本,真是有種莫名的感動。

不知不覺也邁入32歲了,正是華萊士開始在馬來群島旅行的那個年紀,不同的是我很幸運,身邊有好多的人可以分享世界的美好,也越來越多人在關注社會議題以及和我們所處的環境,資訊的傳播速度也跟光速一樣快(那時候華萊士要寄封信給達爾文可要等上幾個月啊),享盡了各種好處。

那麼,我們這群幸運兒,有沒有可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「好」呢?

哈哈哈,好好認真過每一天,到時候我們就會知道啦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